在全世界收购11家俱乐部!体育界的迪士尼正在走来

此前,破产重组的巴勒莫不得不从意丁联赛开始,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此前他们已经经历过四次破产重组,因此他们只用了三个赛季就回到意乙联赛,之后这家老牌俱乐部就引来了城市足球集团的目光。

本月初,破产重组后重新回到意乙的巴勒莫俱乐部再次迎来好消息——城市足球集团以1300万欧元收购俱乐部80%股份,成为了这家西西里岛球队的新东家。

粉隼为中国球迷熟知大约是2002年以后,意大利玩具大王赞帕里尼卖掉威尼斯后转而买下了这家俱乐部,后来这支球队异军突起,一度拿到了意甲第5名的成绩,并在2006年世界杯为意大利国家队输送了格罗索、巴罗内、扎卡尔多、巴尔扎利等4名国脚。

在经历了巅峰后,巴勒莫开始走上了出售球员的道路,近十年里两次降级。晚年的赞帕里尼也愈发昏聩,在不断出售球员、频繁更换教练和管理层的一番折腾后,终于在2018年,赞帕里尼不想折腾了。他向英国商人克莱夫·理查森领导的财团出售了俱乐部。当英国人来到俱乐部时才发现自己被赞帕里尼摆了一道,俱乐部财政账目造假严重,最终英国人没有向赞帕里尼支付收购费用,并很快辞职离开,随后几个月里这家俱乐部几经易手,但高额负债让每一位继任者都望而却步。直到2019年,帕勒莫因财政违规被踢出意乙,随即宣告破产。而赞帕里尼也因为账目作假被软禁,并在今年2月离开人世。

破产重组的巴勒莫不得不从意丁联赛开始,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此前他们已经经历过四次破产重组,因此他们只用了三个赛季就回到意乙联赛,之后这家老牌俱乐部就引来了城市足球集团的目光。

城市足球集团(City Football Group),就如同他们的名字一样,这家由阿布扎比联合集团、美国银湖公司、CMC和中信资本共同持股的公司正在全世界每座城市中寻找自己的收购目标。从2013年建立至今,城市足球集团已经坐拥全球11家足球俱乐部的股份。

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起足球实体,从而将俱乐部的品牌通过海外学院的方式推广到世界各地,这样的计划在费兰·索里亚诺在巴萨担任副总裁时时就已经开始了构想,他甚至和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商讨过建立球队的计划。但费兰·索里亚诺的计划最终被巴塞罗那俱乐部缩减,最终他愤而辞职以此抗议主席拉波尔塔。

2012年,索里亚诺成为了曼城CEO,此时他仍然不忘自己的理想,将创建全球性足球商业实体的计划带给了曼城背后的阿布扎比联合集团,阿联酋人进入足球圈的目的是塑造国家形象,如今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塑造国家形象的机会摆在面前,曼苏尔酋长欣然接受。随后索里亚诺和MLS重新开始商讨建立新球队的事宜,2013年5月,纽约城足球俱乐部成功成为MLS第20支球队,并确定在2015年正式开始比赛。在此过程中,为了两家俱乐部的协同发展,城市足球集团也应运而生。

在纽约城顺利登陆MLS后,城市足球集团在2014年马不停蹄地拿下了澳超墨尔本心脏的控股权,随后这家俱乐部更名为墨尔本城。为了品牌间的协同,曼城、纽约城、墨尔本成统一了队徽风格,同时在主场球衣色调上也做到了一致,均采用了天蓝色。

2014年底,城市足球集团又收购了横滨水手20%股份,将这支J联赛老牌劲旅纳入到了自己的版图当中。横滨水手原本是日产汽车下属的足球俱乐部,这次收购也让城市足球集团和日产汽车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

在收购横滨水手股权之后,城市足球集团沉寂了3年。随后又在2017年4月收购了乌拉圭球队托奎竞技并更名为蒙得维的亚城托奎。这家2007年成立的俱乐部随后获得参加甲级联赛的资格。8月,城市足球集团又收购了西甲赫罗纳俱乐部44.3%的股份,多名曼城青年队球员也在收购完成后被租借到赫罗纳踢球。

2019年,城市足球集团将战略目标再次放在亚洲,在年初和年末各完成一笔收购。2月,城市足球集团联合优必选、健腾体育产业基金完成了对四川九牛的收购,城市足球集团占股28%。12月他们收购印超孟买城65%股权,成为了这家俱乐部的大股东。

2020年疫情席卷全球,很多中小俱乐部遭受打击,城市足球集团借此机会再次开启收购,并将目标定在欧洲次级别联赛。2022年5月,城市足球集团收购比甲B球队洛梅尔SK的大部分股权。9月又成为法乙球队特鲁瓦的大股东。

2022年,城市足球集团完成了第11笔收购,成为巴勒莫的大股东。城市足球集团只用了不到十年就完成了全球布局,旗下俱乐部遍布欧洲、亚洲、大洋洲、北美洲和南美洲。

早在索里亚诺在曼城任职之前,索里亚诺就出版《Goal: The Ball Doesnt Go In By Chance》来阐述自己理念,他认为想要俱乐部品牌持续扩张,那么通过在海外经营俱乐部将会成为实现目标的重要手段。在索里亚诺进入曼城管理层后,他的理念也帮助了英超新贵完成了品牌扩张。英国足坛,球迷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想要完成品牌推广就只能集中在海外市场,而曼城也很快享受到了品牌扩张带来的好处。

根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统计,曼城在2020-21赛季首次登顶世界足球俱乐部营收排行榜,总共收入6.449亿欧元,比第二名的皇马多出420万欧元。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进行统计的25年里,这家曼彻斯特球会的营收从千万英镑飞升到了5.71亿英镑,尤其是近年来增长速度飞快,这背后当然离不开全球范围内的品牌扩张。

城市足球集团,2015年他们吸引到了CMC和中信资本收购了12%股份,2019年又吸引了美国银湖公司收购10%的股份。2020年,城市足球集团总资产高达15.3亿英镑,受疫情影响,集团营收出现下降,但依然有5.44亿英镑入账。

除了经济层面,城市足球集团核心理念之一是通过球探和球员共享的方式实现旗下俱乐部的相互支持。虽然大型俱乐部都会运营自己的国际球探网络,但是这样的球探网络能否慧眼识珠帮助俱乐部带来心仪的球员,取决于俱乐部投入。城市足球集团通过收购本地俱乐部来获得熟悉本地信息的球探网络,随后共享球员信息,来达成彼此之间的支持。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中超外援穆伊,这位澳大利亚国脚被墨尔本城的球探发掘,并在2016年登陆曼城。虽然最终没能留在曼城,但他在转会哈德斯菲尔德后为城市足球集团带来了910万欧元的收入,这也是城市足球集团早期的成功案例之一。如今这个足球商业实体已经掌握了50万名球员的信息。

城市足球集团另一个核心理念是场内和场外技术信息共享。在瓜迪奥拉成为曼城主帅后,城市足球集团旗下所有俱乐部都可以访问曼城数据库,掌握曼城的战术和训练方法,这也能保证所有球队保持相同的足球风格,这种风格被称为“城市风格”。这种战术风格的协同目前已经开展到了各俱乐部的一线队,同时还延伸到了青年队和女子队。除此之外,俱乐部还共享其他信息,例如医疗、球员表现监控和球员管理。

在2019年完成对四川九牛的股份收购后,城市足球集团并没有像外界想象那样立刻开始改造这支中乙球队。2020年四川九牛通过递补机会进入中甲联赛,此后一直排名联赛中游。2021赛季,优必选因中性名要求选择了退出,随后俱乐部总经理李虹离任,赛季结束后主教练李毅也离开帅位。在经过这番变动后,城市足球集团正式走上台前。

在2022赛季开始前,四川九牛签下了19名球员,同时聘用西班牙人塞尔吉奥·洛贝拉担任俱乐部主教练。这些操作中均能看到城市集团的风格,新加入球队的两名西班牙球员埃杜·加西亚和埃尔南·桑塔纳均来自印超联赛,主教练洛贝拉不仅在巴萨担任过瓜迪奥拉的助理教练,同时还在孟买城带队夺得季前赛和季后赛冠军。在洛贝拉走马上任后,城市足球集团中国区CEO科特斯·穆恩也对这位教练大加赞赏。

2022赛季开局8轮,四川九牛拿到5胜2平1负,暂列中甲第三名,球队已经展现出冲上中超联赛的意愿。但城市足球集团仍然面临这诸多问题需要解决。与球队同时成立的成都蓉城已经升入中超并收获大批球迷,如何没有有效吸引球迷的手段,就很难实现城市足球集团在中国的推广。而制约四川九牛吸引球迷的因素之一就是球队所处的地理位置,球队主场龙泉驿足球场距离成都市区25公里左右,而成都蓉城的主场凤凰山专业足球场只有5公里左右。时下国内联赛正在逐步恢复主客场制,如果在观赛条件无法改善,将很难吸引新球迷加入。

里昂商学院的西蒙·查德维克教授曾将索里亚诺打造的全球化足球商业实体称为“足球版的迪士尼”。如今“足球迪士尼”在中国迈出关键一步,未来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不妨拭目以待。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